这就是个存文地

[火TJ] 偏爱 (1)

枫糖浆:

※小火×T.J  傻白甜恋爱文 世界观设定:同性可生子
※在被 @polinavasily  卖了安利然后跟她叫唤了一星期火踢街多可爱后我终于……!
※深夜静悄悄


———————————————————
Johnny Storm:我们不需要很麻烦很累就可以成为超级英雄。
———————————————————
 
  Johnny走进实验室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叠餐券。


  “哦不,别。”Reed正在操作仪器,精密的数据在显示板上一串串的浮现,他看到Johnny,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和Sue约好了去看电影,明天。”


  “你还会看电影?”Johnny晃了晃餐券,坐到实验台上,后面的小量杯被他的动作碰倒了,还好它是空的,“真的不会在中间睡着嘛?”


  “Johnny。”Reed无奈地从实验台另一端伸长胳膊把量杯扶正,放到一个安全的位置,“我们明天还有任务,不是吗?”


  “所以任务完成后应该庆祝一下。”Johnny挑挑眉,将手中的餐券敲打在实验台上,啪啪作响,“新开的餐厅,八折券,精彩的夜晚。”


  Reed没搭理他,转过身继续项目研究,他的手指可以很快地输入各种运算指令,Johnny从实验台上跳下来,晃到Reed面前,问:“去嘛?真的,Sue肯定也很乐意。你们难道就想完成任务后去电影院用爆米花填满肚子吗?”


  “感谢你的邀请,Johnny,但我不去,包括Sue。”Reed坚决地摇头。Susan已经提前跟他说过不要答应Johnny的邀约,因为Susan想看的那部电影今晚就要上映最后一场了。他可不想因为一个所谓的庆祝聚餐而让Susan感到遗憾。


  “老天,你们会为错过这么一个无与伦比的夜晚而后悔。”Johnny翻了个白眼,拿起餐券,离开实验室,还黏黏糊糊地小声嘟囔,“Ben要陪他可爱的Alica,Reed要陪他美丽的Sue,难道是情人节吗?Seriously?”


  Johnny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没开灯,房间里漆黑一片。他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翻了个身,从被子里扒出手机,打开联系人列表。


  里面有很多姑娘的电话,Johnny翻了翻列表,只要他想,随便打一个电话,就会有姑娘非常愉快地陪他度过那个精彩的八折券夜晚。


  这些名字有的他已经很陌生了,有的能模模糊糊记起对方的模样。他皱着眉,在未署名的“Girl A”“Girl B”“Girl C”里犹豫不决,他正在想是直接删掉这三个连姓名都不曾登记上去的姑娘,还是约出来喝杯咖啡。


  是不是应该掷骰子来决定先给谁打电话?Johnny想。


  急促地短信提示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一条新的短信跳到他的手机页面。


  「嘿Johnny,今晚有时间吗?我想见你。」署名是Selinova。


  说实在的Johnny真的不记得那个奇怪的Selinova是谁了,他没想别的,只是惯性地在输入框里输入「哦那真是太好了,我想我可以请你吃顿晚餐,新开的那家餐厅怎么样?」手指移到发送键上,顿了一下。他看了看满当当的收件箱,还有那个刚刚打开的充满了不熟悉的联系人列表。


  妈的。Johnny心里暗骂一声,把刚刚输入的句子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删掉,清空了短信。收件箱里一片空白。


  他关上手机再次倒回床上,松软的床垫像要把他吸附进深洞里,他伸出手,打了个响指,指尖冒出小簇火焰。温暖的火光将黑暗的房间一小部分映亮。他尝试着双手传递指尖火焰,小小的火苗跳动着,就像荒野上随风而舞的篝火。


  我可是霹雳火啊。Johnny想,I am the best。


  他们需要去华盛顿DC。Johnny用史上最慢的速度换上了制服,他在赶往华盛顿的路上,一脸不情愿地抱怨:“只是变异人而已,为什么留到今天解决?等着变异人拆掉白宫吗?所以我们只是去盖房子?”


  “别抱怨了,Johnny。”Sue说,“昨天变异人的体征还没出现,虽然有轻微征兆,但我们不能凭借这点儿证据就插手。所以只能等今天下午变异人的染色体完全被新物质替换后,我们才能干涉。”


  “哦——”Johnny拉着长音,“我们是去解决刚变异的、野心勃勃的、最麻烦的变异人啦。我恨华盛顿。”


  “我知道。”Ben用厚重的手掌拍了拍Johnny的背,差点儿把Johnny的早饭从胃里拍出来,“你上次来华盛顿,车被贴了五张罚单。”


  Johnny难得沉默了一下,他想起了交罚金的悲惨过去,他过了一会儿,点点头,手摸了摸Ben坚硬的胳膊,说:“谢谢你提醒我,伙计。我现在真的恨华盛顿了。”


  


  那些变异人只是一个疯狂科学家的兵卒。可悲的他们被那个科学家灌输了思想,被注射了未完善的药剂,成为试验品。


  “神经病的疯狂的不可理喻的神智混乱的想让我帮他和太阳肩并肩的……”Johnny在解决掉一个变异人后被裹了一身粘稠的紫红色血液,他说出一连串的形容词前缀,然后缓了口气,接着说,“……科学家呢?”


  “军方带人去围捕他了。”Reed从无线通讯耳机里回答,“我们只需要解决这些变异人。”


  Johnny刚想接着调侃几句,身后传来一个刺耳的刹车声。他回头一看,一个变异人正在试图将一辆车掀到旁边的河流里。车还没彻底熄火,驾驶座上隐隐约约坐了个人。


  Johnny让火焰环绕周身,喊了句“flame on”,借助火焰的力量飞了过去,将那个变异人撞开。


  “他以后喊flame on的时候能不能小点声。”Ben一拳将变异人砸到大理石地板里,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抱怨,“或者关掉无线耳机。”


  车歪歪斜斜地抵在河边护栏上,Johnny拉不住车,只能迅速打开车门,将缠绕在胳膊上的火焰熄灭,将驾驶座上的人一把拉住。车子因为Johnny的动作失去了最后的平衡,车身从护栏上翻过,直直地落入河中,溅起巨大的水花。


  挡风被栏杆撞碎了,碎玻璃正好扎进了车主身上,Johnny听到车主一声痛呼,他用足力气将车主带了出来。


  Johnny拦腰抱着车主,有点温热的血沾在他的制服上,Johnny在他耳边说:“可能会有点热。”然后将他也包裹进火焰的范围内。


  这简直不是热,是高温炙烤。Johnny感到怀里的人在挣扎着,他瞄准一块安全的陆地,熄掉火落在地上。抱在怀里的人好像被吓坏了,他紧紧扯着Johnny还有点余温的制服不放手,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我理解。Johnny想,他把手覆在那个人后背上随意安抚了两下。要是我被一个奇怪的人连人带车掀到河里去,而且身上扎着挡风玻璃碎片,我也会疯的。


  在他怀里的身体很温暖,随着慢慢平稳的呼吸,怀里的人吸了吸鼻子,退出了他的怀抱。


  Johnny这才看到他救的人的样子。


  真好看。Johnny挑挑眉,扶着快要因失血而站不稳的对方,用通讯耳机报告了负伤情况。


  Johnny在等待医护人员赶过来的时候,紧紧揽住了对方,低头打量了一下,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眼尾处还泛着刚刚受惊时细碎水光。他很白,头发微卷,脸上肉嘟嘟的,看起来手感非常好。


   手感非常好。Johnny内心里重复了一句,然后他就去实践了。


  年轻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那个英俊的超能英雄把手过来,然后戳了戳他的脸颊。


  真软。Johnny赞叹,于是他又戳了戳。


  年轻人看着Johnny盛满愉悦的蓝眼睛,舔了舔唇,舌尖从唇角顿了一下,他没说话,疼痛让他眼前发黑。


  “T.J。”T.J松开紧咬的唇,轻声说,“感谢你救了我。”


  Johnny握住对方的手,他听过这个名字,在偶尔打开的时政评论台上,尤其是在大选时出现的最多,同时出现的还有他的妈妈Elaine,一个非常有能力的国务卿。可惜Johnny对政治从来都不感兴趣,他厌恶能束缚住人的一切。尤其是那个他以为会被变异人拆掉的白宫。


  他对T.J的了解就只限于这些了。与此同时他不得不承认,T.J的真人比电视上放的照片好看极了。他现在笃定那张照片是Elaine的政敌提供的了。 


 “你就是这么感谢我的?”Johnny紧紧地握着T.J手,T.J的手心有点凉,“Hammond长子?”


  “不然呢?”T.J像是陷入了思考,他皱着眉,Johnny手心的热度很温暖,安抚着他刚刚遭遇事故时的惊恐,还有不断从伤口处流出来变得冰凉的血液,他让自己贴近了温暖的Johnny,说,“一个吻,或者一张卡?”


  “我想我需要你的电话号码。”Johnny本来只是闲谈,但看着T.J逐渐有点失去意识的样子,连忙轻晃了一下他,“嘿,看这里。一个超级英雄搂着你呢,别晕过去啊。”


  T.J的全身力气都在Johnny身上,他睁开眼睛,视线勉强对焦,说:“我只是轻伤,别喊好吗?”


  “你真的很好看。”Johnny一边扶着他,扫了一眼那边的战局,变异人已经快被解决干净了,他不需要去增援,何况怀里还有一个T.J,他收回心神,继续说,“起码比电视上好看。Sue总是喜欢看那些无聊的社会新闻,我猜这都是被Reed带坏的。那些政治新闻无聊的可怕。”


  T.J也不打断,Johnny正在源源不断地给他输送着温暖,他感觉好点儿了,虽然血腥味还是刺激着他的感官。Johnny经常用一脸认真的样子来讲乱七八糟的琐事,然后撑不过一秒就会有笑意从眼底蔓延到嘴角。然后T.J也跟着笑,虽然他并不是很了解Sue或者Reed。说Mr. Fantastic或者Invisible Girl的话他可能会更熟悉一点。但他就是喜欢Johnny说话时干干净净的样子。


  比起夜店的灯光、嘈杂的音乐、辛辣的酒水或者以前曾让他深陷其中的药粉更让人上瘾。


  Johnny一边说一边打量着T.J的情况,T.J眼尾的笑纹都可爱的挤在一起,他柔软的头发贴着Johnny的脖颈,腰腹间渗出的血在他黑色衬衫上形成更深的血渍。


  “他们都是很棒的人,虽然没我棒啦。”Johnny接着说,“可他们拒绝了我的邀餐,新餐厅,好吃的牛排,八折券,他们怎么能拒绝?他们竟然更愿意去电影院看电影。要我说,真是蠢极了,是吗?”


  T.J听着Johnny絮絮叨叨地跟他单方面聊着生活琐事,在说最后那句话时Johnny的语气竟然有点委屈,弄得语调都粘稠起来,就像维尼小熊喜爱的甜腻腻的蜂蜜,T.J眨眨眼睛,阳光下眼底就像洒满了碎金的湖泊,他说:“好疼啊。”


  “疼吗?”Johnny有点紧张,他看着T.J的渗血的伤口,有点不知所措,他没有带随身的医疗用具,也不精通这个。最好的医疗就是远离危险,他深信不疑。他不敢动那些伤口,上面或许还有碎玻璃。他只能搂紧T.J没受伤的地方,说,“你不会疼很久的,相信我,如果实在疼就咬我,我不怕咬,我可是霹雳火啊。”


  T.J笑了,他有点干燥的喉咙挤的笑声都有点哑,他轻轻推了一把Johnny,说:“再讲点儿别的吧,否则我真的要睡着啦。”


  Johnny抵着T.J软软的卷发,他继续说:“我想我约不到人去吃晚餐啦,可我还有八折券呢。我挺喜欢你的,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吃吧?”


  “因为我是Hammond长子?”T.J问。


  “因为你好看的脸蛋。”Johnny从身上找了找,最后从制服内侧的小袋子里摸出那张八折券,塞到T.J的裤子口袋里,“才不是你那个见鬼的Hammond姓氏。我厌烦政治。就像我厌烦华盛顿DC一样。”Johnny视线落到刚刚车掉落的河里,“总是在不该有河的地方出现河流,在我最穷的时候给我贴罚单。”


  T.J感到餐券有点硬的折角从薄薄的口袋里磨着他的大腿,他恍惚间听到那边一阵嘈杂声。


  救援人员来了。


  “你想要什么回报?”T.J扯住Johnny的衣角,“一个吻或者一张卡?”


  还没等到Johnny的回答,Johnny就直接覆在他的唇上,只是简单的吻,舌尖描摹唇纹,接着迅速离开。


  “味道不错。”Johnny笑着搂紧他,“你说的卡是什么卡?”


  “信用卡。支票。你想要什么?”T.J被伤口抽去了力气,他声音既软又轻。


  “没兴趣。”Johnny撇撇嘴,“能换成房卡吗?或许我们可以加上一顿晚餐?”然后Johnny暗示性地戳了戳T.J放着八折券的口袋。他想了想,补充:“还有……”


  话还没说完,救援队果然赶过来了,随之而来的是救护车和担架,匆忙的医护人员看到T.J的样子后一瞬间脸都白了,他们急急忙忙冲过来,一把推开Johnny,把T.J扶上担架。


  “嘿!”Johnny被打断说话非常不满,他看着T.J被抬上担架,紧跟着喊,“我是Johnny Storm!能把电话号码……”告诉我一下吗。


  Johnny还没来得及说完,T.J就被送到救护车里,车门紧紧关上了。


  Johnny有点怅然若失的站在原地看着救护车离去,另一队救援人员正在把落在水中的车捞出来。Johnny的颈畔还有T.J呼吸时还没散去的温热,他的制服上也沾了T.J的血,此时已经凝成了褐色血渍。刚刚搂住T.J的感觉还停留在怀抱里。


  “怎么就走了……”Johnny有点失望地喃喃自语,“我还没说完呢……”


-TBC


第一次带小火玩儿好担心人设会崩啊从第一个字担心到最后一个字。啊啊啊。


这是个有点长的脑洞,不知道会写多长多久,但我不想很赶,想给小火和踢街好多爱意让他们天天秀恩爱。所以……入坑需谨慎啊我不保证什么时候更但我能保证肯定不会坑【根本没人理你啦


本来想起名叫《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结果觉得实在太魔性了哈哈哈,还没想好到底叫啥,暂时先叫偏爱吧。


开头小火那句话来源于我看到一个轻小说的名字《我们不用很麻烦很累就可以成佛》,感觉超可爱啊w

评论
热度(420)

© gig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