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个存文地

[翻译][盾冬盾]Even when I had nothing Chapter 7.2补完&8.1

payaki:

8.1很短但是8.2巨长!为了表示木有偷懒先把短小精悍的8.1放了……8.2我会尽快的!

以及我错了我对不起大家,今天一边看着抄袭的八卦一边贴文,然后脑子就不好用了,上次7.2我没贴完我就把8.1给发出来了。现在把7.2最后小半段船戏……补上来……

然后这是以前的所有连接

 1   2   3   4.1   4.2&4.3   4.4   5.1   5.2  6.1   6.2   7.1   7.2(未完)   


7.2(补完)

当然了,十年,他了解他身体的每一寸,知道什么会让他兴奋,什么会让他呻吟,他能描绘出他的每一寸肌肤。

“这样感觉好么?”Steve低语道,Bucky看起来已经有点茫然了。Natasha看了一眼两人的体征数据——两人都兴奋得很,一样的心跳,所有的一切,Bucky和Steve一样投入。

好吧,Natasha忽然之间很希望Jarvis有个实体,这样她的眼睛至少有个人可以看。

好吧,如果Jarvis觉得不需要阻止他们,她至少要确保Steve不会受伤。好在她不像大多数人那样,看到别人做爱会很不自在。她的这种敏感性缺乏可能可以保护Steve——也能保护Bucky,某种程度上来说。

“Bucky,”Steve低语着,轻轻把Bucky按倒在了床上,然后在他身边躺了下来。他们又吻在一起,身体紧紧贴着对方,Steve忍不住地呻吟着,他的手在Bucky身上游走着,滑过他的T恤边缘,然后伸了进去。Bucky抽了口气,伸手把衣服拉起来了一些,两人都起身脱掉了上衣,用手贴上了对方赤裸的皮肤。

“上帝啊,我太想念这个了……”Bucky说着Steve笑了笑,“等等,让我……”他推着Steve躺了下去,Natasha屏住了呼吸,但他只是看着Steve,Steve也看着他,眼里带着无条件的信任,让Natasha简直想去按下按钮停下这该死的一切,在一切更加失控之前,谁要管Steve说了什么或者Jarvis是怎么想的。

Bucky吻上了他的脖子,然后一路向下移到他的胸膛上停住了,他低下头用舌尖拨弄着Steve的乳首,Steve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你一直喜欢这个。”Bucky低低地说道,用牙齿轻轻地咬了咬然后轻吻了一下,Steve闭上了眼睛,向后躺在了床上,心脏乱跳。“我们小时候你那么瘦,其他孩子都会取笑你——我不想做任何让你觉得自己被当成个姑娘对待的事情。”他又去吻他的乳尖,在Steve咬着嘴唇轻声呻吟的时候笑了出来:“你过去总是……上帝。”他停下咽了口口水,“我是这么爱你。”他的话语在亲吻间断断续续,“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对于你给我的一切,可是上帝遗弃了我,因为看来你随时会死,只留下我一个独自活着。”他舔着Steve的乳尖,Steve双眼紧闭,因为他的动作而发出一声类似抽泣的声音。 

“上帝,你那种声音总让我几乎发狂。”Bucky低声说着。 

“上帝啊,Bucky,”Steve喘息着,“我的上帝啊”他把Bucky拉上来吻他,用手摩挲着他的后颈,另一只手划过他的胸膛,到肩膀,最后到了他身体和金属手臂连接的地方停住了,他看着他,“你的手臂能感觉到些什么?” 

Bucky耸了耸肩:“压力,热,疼痛,如果说有损坏的话。都不是什么好事。” 

Steve点点头,眼睛里有了泪光。他抱着他翻了个身,让自己压在了Bucky身上,搂着他像是搂着什么易碎的宝贝,见鬼,如果Bucky是在耍他的画,她一定会亲手弄死他,因为Steve显然已经快到承受的极限了。他摇摇头,用手臂支撑着身体快速的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我从没想过还能有这样的机会,”他低声说,“我一直梦到你,可我从没想到……” 

Bucky抬起身用自己的嘴唇封住了Steve的双唇,在他身下挺起身体让两人贴合在一起。Steve忍不住呻吟出声,在他身体上磨蹭着。 

“上帝啊,Bucky,我的天……”Steve叫着他的名字的声音十分虔诚,身体动作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他们身体的每一寸都贴合在一起,他的手被他牢牢抓住,Bucky抬起腿环上他的腰让他贴得更紧。 

"Steve,就这样,来吧——”Bucky喘息着。 

Natasha麻木地看着他们在喘息和呻吟当中动作着,还有Steve时不时的低声咒骂。Steve拉过被子盖住了他们两,但从两人紧绷的身体还是能看出他们到底在干嘛。Bucky的大眼睛显得那么脆弱,他的手臂死死地攀着Steve的肩膀,两人几乎同时叫出了声,身体还锁在一起,能看到Steve的肩膀在发抖。 

他们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心跳的速度慢慢恢复了合欢,Bucky的手在Steve的背上游走,Steve把头埋在Bucky的颈窝里。 

“我真是太想你了。”Steve低声道,“上帝,我是这么爱你——”他抬起身体伸出手用手指摩挲着Bucky的嘴唇,“不要,别和我说任何话。我不想你——我只是,我只是想告诉你。” 

Bucky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放松身体靠着Steve:“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和过去一样,但我想现在……我也爱你。” 

Natasha站了起来,因为牵扯到了手臂上的绷带而瑟缩了一下,转开脸不再看屏幕。 

明早再去见Steve恐怕是个坏主意。不,不是恐怕,这是一定的。可能Clint可以应付那些精神治疗师,然后去应付Steve和Bucky,去听他们要和Steve说的那些东西,可是就她自己而言…… 

Natasha觉得自己还需要点时间才能做到这些。不仅仅是她不赞同Steve留在这里这件事情,而是牵扯到了太多她自身的回忆,那些无助,那些被迫让别人使用自己的身体,那些所有的不信任,所有的操控,以及不被信任和被操控。 

不可能,她明天绝对不可能保持理性的态度去面对Steve而忽略Bucky的存在。 

她又看了一眼屏幕,看起来他们刚刚清理完,Steve拉过被子把两人都盖了起来,两人一起躺在那张小床上,Bucky靠在他胸前。 

Natasha关掉屏幕起身离开了房间。 


8.1
一周以后。 
"你去见过他了?"她问Bruce,这时候Bruce和Tony正在Bruce的实验室里,Bruce对着五个不同的屏幕,而Tony正在他的Starkpad上敲着什么。 
Bruce点头:“我注意到你去了两次,但是Steve说他还没见过你。”Natasha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通常她这个表情的意思是在警告别人,“你还在为了没有把Bucky放回冷冻仓的事情生气?” 
Natasha叹了口气,知道糊弄不了他:“这些日子你们人人都像心理医生一样。”她低声嘟囔了一句,冲Bruce摆摆手,实在是不想再来一遍Clint已经和她上演过的"所有人,包括你都该明白,好人有时候也会做坏事”的话题,“你干嘛去见他?” 
“他没法控制自己的怒气,而我恰好有这方面的经验。”Bruce说着,Tony哼了一声,但Bruce没理他,“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怎么个帮法?” 
"冥想,在他情绪失控前发现问题……有很多方法的。我给他留了不少家庭作业。" 
她点点头,所以显然他是不会谈到Bucky潜在的自杀倾向的,也好:“法务上的事情怎么样了?”她转向Tony。 
“很不幸,Steve很快就要成通缉犯了。”Tonl闷闷不乐,“州政府给他的期限到这个月月底,我估计Pepper的法务团队也没办法再拖时间了。我正在想要不要去见他,告诉他他必须得回来了。” 
"别去了,我们去的人越多,就有越多的人知道他在哪,或者至少会知道怎么到那个地方。如果事情出了什么差错的话,这还是挺要命的,比如在Steve要去被审问说冬兵到底被藏在哪里的时候。" 
"我知道啊,所以说我和Sam都没去。我发了消息,但是说实话,比起真人到场,这个没啥说服力。” 
Natasha点头,这种担心也是合理的。 
"还有,虽然他没说,但是我觉得他其实也挺担心这事的——关于又和敌人搞上了的这件事情。如果youren 问,我肯定他会坦白说出来,可这听起来实在不太妙,尤其是在目前的情况下。" 
“所以这事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已经习以为常了?” 
Tony冲他坏笑了一下,用手敲了敲Starkpad:“是啊都习以为常了,非常习以为常。Rogers爷爷总是能用他那种老古董和21世纪新新人类做派的混合惊到我。”他把Starkpad退了过去,上面有一张Steve的照片,是一张他和神盾在那边的特工用pad对话时候的截屏。 
“下次他们做爱的时候,你们能不能关掉监视器。”Tony是这么说着,但是语气倒是满不在乎,可是显然通讯器另一边的特工被呛住了,Natasha在想刚才那声音是不是他把一口咖啡喷了出来。 
Tony还在笑,Natasha看了一眼Bruce,Bruce淡定的笑容说明Tony肯定不是第一次给他看这种东西了:“我想把这个东西设置成我的屏保,可惜那样的话我不得不解释上面的内容了。” 
Natasha摇了摇头,完全不像Tony那么兴高采烈。“你们就没有人关心这事了么,他就这么和那个攻击他的人一起被关着,现在他们还——” 
"Natasha,我觉得没人关心不适用于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Bruce打断了她,”Steve自己决定他要和Bucky一起去,我们很难去改变他的决定。" 
"那不然你想我们怎么样呢?“Tony收起了笑容,”那天的事情你也也看到了,他甚至都不承认自己受伤了,他不会寻求帮助,也不会知难而退。我老爹在看人方面是个傻瓜,但是他有一件事情说的是对的,Steve Rogers是世界上最固执的人之一。如果他决定站在他男朋友身边,那么这世上也没什么能阻止他,可能唯一还有机会阻止他的人是Barnes。” 
“你觉得我们都在惯着他是吧?”Bruce问道。 
"Steve在那一天,Bucky就仍然可以操控他。"Natasha说。 
“操控他干嘛?”Bruce问得很冷静,"Steve也不知道他们在哪,他没有出门的密码,他在那知道的不比Barnes多,他们一直被监视着——" 
"他可是冬日战士!"Natasha不耐烦地打断他,"他会有办法的,他可以从那里的特工嘴里挖出信息。他知道他们都是美国人,他可以和他们随便聊聊,聊聊他们去过哪,听他们不在意地抱怨当地的食物——“ 
"有可能吧。”Bruce说,“但是他脚上也有一个装满了麻醉剂的脚环。” 
“而且Jarvis也看着呢。”Tony说。 
"Jarvis没那么出色,不是么?" 
"那你应该去和他说。”Bruce说道,“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你也该去见见他。Steve挺想你的,他的朋友可不多。” 
Natasha叹了口气。 
"Natasha,至少去告诉他赶紧回来,不然他就要被通缉了。"Tony说。 

评论
热度(47)
  1. gigipayaki 转载了此文字

© gig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