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个存文地

Dating ?!(上)

NULL:

Dating ?!

CP:Johnny Storm(Evans)×Jack Benjamin(Stan)

        以及Evans家与Stan家的兄弟们

 

 

在接到那条短信的那一刻,Johnny还呆在Baxter研究室的沙发上打着盹。

 

 

他刚把手机扔在了工作台上不到十分钟,他的教授Richards先生便立刻用大堆的文件把它掩埋了。直到被活埋的手机可怜地发出几声震动,才被恰好路过的Richards夫人(兼副教授)发现。

 

“Johnny!说了多少次了,你的手机不要乱扔,万一有什么紧急的事找不到你该怎么办?”

 

他的副教授Susan女士对他这么喊着,还窝在沙发上的人闷闷地回了句‘反正现在又没什么重要的事’,然后翻个身准备继续睡。

 

“Johnny——Johnny!”

 

Susan喊了几声,结果她的研究生今天是打定主意装鸵鸟了。

她只能摇了摇头,同时习惯性地替对方打开了未读邮件,并在心里发誓如果又是调情与约炮相关的话就把眼前的人扔出去(要知道距离最后期限还有不到一周,可Johnny的报告却连半个字都还没吐出来)。

 

“‘如果你有值得推荐的餐厅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你今晚又约了哪个女孩去吃饭么?”

 

“没有啊...”

 

把脸埋在抱枕里的青年嘟囔了这么一句,平静了几秒钟后忽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并紧张地问了一句‘谁发来的?’。

 

“备注名是‘Jack’,是之前那个叫Jackie的女孩子么——喂!Johnny你要去哪里给我等等,你的报告还没交啊!”

 

一如既往地,研究中心里又回响起熟悉不过的吼叫声,以及从而落地窗处翻越而出的身影。

只是,据某位匿名的目击者称,他们的天才研究生(兼最大的麻烦制造者)Johnny Storm先生在匆忙地跑向车库的时,脸上竟然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与期待。

 

 

 

 

“你要外出么?”

 

握在衣柜门上的手稍稍握紧了一下,却没逃过来者的双眼。Jack缓缓地掩上衣柜门,对上那双与他一般无二碧绿眼眸,点了点头。

 

“嗯,和TJ说一声今晚我不去酒吧找他了。”

 

他这么回答着,重新把视线放回了衣柜中,可他的孪生兄弟却并没有离开。James在门口站了一会,却一直沉默着,直到Jack终于再次掩上衣柜门望向他。

 

“James...?”

 

“你要和Evans家的那个小子出去。”

 

James的语气无比笃定,这倒是让终于从衣柜里挑出一件深灰色衬衫的人愣了愣。Jack大概是惊讶了那么一两秒,随后又很快释怀了。他把那件衬衫扔在床上,带着踌躇的语气回了一句‘大概吧’。

而对于他略显掩饰的态度,James也没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地呆了几秒,随后往前几步拿起了那件黑色的外套。

 

“我觉得你穿这件比较好看。”

 

接过他手中的衣服,Jack露出稍稍无奈的表情。

 

“那个...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Sebastian吧。”

 

“为什么?”

 

他的孪生兄弟不解地歪了歪脑袋,随即又拿出了一条深褐色的休闲裤,并开始在两双短靴间做出抉择。

对于James脸上无比认真的表情,Jack有点哭笑不得,随后只能回答道‘没什么’,并把对方推出了房间(起码在袜子上给他留一点选择权吧)。

 

 

 

“什么——?!Colin你说真的?!”

 

Chris抓着手中两人份的阿拉伯烤肉,不远处他的未婚夫正在给两人买咖啡。电话里自家弟弟用堪比女高音的声音嚷嚷‘用我的下半身保证绝对真实’,背景还有Stan家大哥自信满满的‘哈哈哈记得我怎么说来着么快把钱包交出来’。

看来他的大弟弟这次是赔惨。在他挂电话的前一刻那边还传来了欲死不能的哭喊声,这让导演先生忽然很庆幸自己没有参与进去。

 

不过,说真的,自己家那风流成性的小弟弟和Stan家那优雅严肃的二哥?这样的组合简直能写十几万字的剧本好么,而且还是充满恩怨纠葛隐忍虐恋的末世情怀架空爱情大片。

 

“Chris——?”

 

Sebastian放下手中的杯子坐到对方身边,看着他家大胡子未婚夫捏着两份烤肉,一脸被刷新世界观的摸样。

几秒后,那满是胡须的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东欧人猛地想起上一次见到这个笑容时自己在对方的车上被脱得只剩一件T恤。

 

“Sebby...你今晚有课么?”

 

“没...没有。”

 

对于这样的回答,大导演立刻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接过咖啡习惯性地亲了亲隔壁人的额头,随后愉悦地啃起了烤肉。

而Sebastian也拿起了自己那份烤肉,并努力地使自己在听到那句‘那么我今晚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时抖得不那么厉害。

 

 

 

“Bucky——你怎么来了?”

 

打开门,站在门口穿着休闲外套加棒球帽的人让Steve愣了愣,连还抓在手里的瓷碗和搅拌器都忘了放下。

 

“...你在做晚餐么?”

 

James眨了眨那双碧绿的眼眸,在看到对方手中的物品使流露出沮丧的表情。Evans家出了名体贴先生立刻就察觉到了异样,连忙露出转身解下腰间的围裙,笑着回答‘只是做点甜品而已’。

听到他这么说了,那双漂亮的眼睛瞬间又露出了欣喜的神采。他往前一步站上台阶,伸出手牵住了对方那还粘着些许面粉的手。

 

 

“那你要和我一起去吃晚餐吧。”

 

 

 

 

呵——

 

当Jack在约定时间到达那间西班牙餐厅时,推门就看到坐在餐桌旁与拉丁籍美女侍应聊天的Johnny。他轻轻地发出了一声鼻音,也不知究竟是对眼前谈笑风生的对方,抑或是前几秒还在紧张的自己。

 

“Jackito!好久不见!”

 

他刚穿过舞池,站在乐队旁的老板立刻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家店已经开了五年了,Stan家是公认的常客。

老板拍着他的肩膀想把他往常坐的那张餐桌上领,Jack则笑着示意了一下了不远处的餐桌。

 

之前还在与女侍应聊得不亦乐乎的人此时露出了足以用震惊来形容的表情望向这边。老板自然也注意到了,连忙哎呀哎呀地感叹着‘Jackito你是在约会么’‘这还真是个挺帅的小伙子’。

 

他微笑着用娴熟放入西语与老板客套了几句,并礼节性地用脸颊碰了碰老板那长着大卷胡子的脸,并毫不意外地看到餐桌旁的人脸色又昏暗了几分。

 

 

“你和那个大叔很熟么?”

 

才刚坐下,对面的人就这么问了一句,酸溜溜的语气简直把他想法暴露无遗。而他本人也丝毫不打算掩饰,眼神中竟然还带上了一丝愠怒。

Jack挑了挑眉,不咸不淡地回了句‘还好’。

 

Johnny立刻露出了一种夹杂着不可思议与莫名气愤的表情。这让Jack觉得有点好笑,要知道这只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吃饭而已,他可还没向对方允诺过任何东西。

 

不过坐在他对面的人似乎并不是这么想,他都几乎可以闻到那满是醋意的味道了。

这是所谓的妒忌么,敢情他还真忘了几分钟前是如何逗得那位女侍应笑得花枝乱颤的。Jack抿了一口酒,侧过脸望向舞池。

 

明明是点着蜡烛放着玫瑰的餐桌,却冰冷得宛如中间腾升起一张无形的布幕,把两人的心彻底隔绝了起来。

 

 

他知道他搞砸了。

 

望着对面的人逐渐变得冰冷的眼眸,Johnny平生第一次感到了无力。他明白他搞砸了,但却他妈的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他不喜欢西班牙菜?看起来不像,要知道他和那个大胡子大叔都快要把脸黏在一起了。因为那个胡子大叔的原因?嘿,王子殿下你今晚可是要和我约会诶,我都还没说些什么凭什么你先给我摆脸色啊。

 

是的,Jack和他之前交往过的女孩儿不同。

 

如果是平时,他们大概是直接开车去酒吧(不过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在酒吧认识就是了),当两人在音乐与酒精的作用下都变得轻飘飘时,接下来就只需考虑究竟哪家酒店比较近的问题了。

Stan家的大哥说想要追Jack就要用正统点的方法,可无奈他对所谓的‘正统恋爱’没有概念,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之前的感情生活有哪里不正统(况且他一直对与‘古板’是同义词的事物没有任何兴趣)

 

只是,不知为何,他真的很想和那个人吃一顿晚餐。

 

坐在他对面的人依旧凝望着舞池中的男男女女,在餐厅暖黄色的灯光下,他那碧绿的瞳眸就像绿宝石般熠熠生辉。光线顺着他那英挺的鼻梁漫延至嘴唇,这让Johnny很想靠近去感受一下那抹嫩红色的温度。

 

或许他应该说些什么,至少是挽救一下气氛?

 

就在他努力地纠结着措辞时,不知什么时候Jack已经把视线重新落在了他的身上。而直到他猛然察觉并重新抬起头时,却看到对方向他伸出了手。

 

 

“吶,有兴趣跳一支舞么?”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98)
  1. 水知寒NULL 转载了此文字
  2. gigiNULL 转载了此文字

© gig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