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个存文地

【盾冬】 Die Sonne. (下)

丧心病狂王月酱:

阅读本文前请先阅读上篇和使用说明口感更佳哟www

〔快被排版弄死的作者〕

 
 

--我是短小的分割线---

 
 

十一.Kiss〔亲吻〕

 
 

Bucky醒来的时候浑身的骨骼都在叫嚣着对他纵欲的不满,尤其是腰部格外的酸疼,当他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旁边躺着一个赤裸的金发男人时也就没有多奇怪了。

 
 

Bucky调整好自己的姿势,感受到下体并没有想象中的滑腻感时,感叹了一下Steve会是个好床伴后打量着旁边还在熟睡的Steve,阳光照在他的头发上透着光,就像是它们自己在发光一样,长了张天生就是君主的料的脸,还算不错的长相。Bucky刚想摸一下那双被眼皮覆盖住的蓝色眼睛。他伸出手时发现那双眼睛也看着他,不同于自己的深蓝,那双浅蓝的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温暖和让人想要腻进去的温柔。

 
 

Steve睁开眼睛时就看着身边的爱人尴尬的收回悬在半空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问着,

 
 

“你醒了?”

 
 

“嗯...”

 
 

Steve回答完后一把搂过了旁边的Bucky,结婚后相对而言自己有了充足的理由多陪陪Bucky,Steve给僵在门口不敢动的女仆了一个眼神,示意她拉好窗帘然后出去关好门。

Steve在女仆拉窗帘的时候感受到了怀里Bucky的一丝僵硬,在女仆离开之后才慢慢放松下来,Steve却并不担心,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用被子裹好了Bucky。

 
 

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Omega,作为一个Alpha的占有欲就像是吹胀的气球,随时要爆开。

 
 

Bucky不知道他们在床上赖了多久,Steve甚至没去每早的会议。

 
 

Steve今天就像一个大型犬一样粘着Bucky,随时准备在他身上嗅两口或者是亲亲这儿,摸摸那儿,只有下午的会议实在推迟不掉了Steve在念念不舍的离开Bucky时还回头望了好几眼。

Bucky终于放松了下来,任凭自己在花室撒满阳光的长椅上伸展着腰身,骨骼在皮肉下伸展开时发出的咔咔声低低的却清晰,

 
 

“喵”

 
 

不远处传来的猫叫让Bucky不满的扭头望了一眼,一只花猫坐在花室的地板上不满的样子盯着长椅上的Bucky,

 
 

“怎么了?昨天有事没来。”

 
 

Bucky枕在左手上,用右手遮住倾泻在脸上的阳光,微微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和一脸不开心的花猫倒着歉。

 
 

花猫倒也吃这一套,只是爬上书柜蹦到了长椅上,慢慢的从Bucky的小腿上走到他的胸膛,居高临下的盯着Bucky,Bucky觉得有点好笑,伸手揉了揉花猫的头,花猫顺从的眯着眼睛享受起来,突然它看见Bucky从袖口露出来的那一小截手腕上有一点紫红的印子,拿爪子按了按,然后慢慢的用猫类特有的带有细小倒刺的舌头轻轻舔舐着那块印子。

 
 

Bucky突然喜欢上了这只猫。他把猫从手腕处抱起,用额头蹭着猫的头顶使花猫发出舒服的咕噜声。

 
 

Steve急匆匆的回来时Bucky正靠在长椅的扶手上读着童话故事,花猫窝在他的怀里晒着太阳毛茸茸的尾巴时不时划过Bucky的手腕。

 
 

Steve放慢了脚步,但还是引起了Bucky的注意,他抬头微笑着看着Steve,怀中的花猫因为突然停下的故事不满的抬起头瞪着Steve。

 
 

Steve轻轻的给了Bucky一个吻,没有杂念只有纯粹爱意的吻,Steve那双像无云的天空一样的蓝眼睛盯着Bucky。

 
 

Bucky觉得自己心动了,这个完美的丈夫属于自己的感觉让他的心有种从未有过的满满的感觉,这感觉很舒服,却也让他窒息。

 
 

他觉得自己可以自私一点,于是他给了Steve一个吻。

 
 

十三. Jealousy〔嫉妒〕

 
 

Bucky已经习惯了在一个充满阳光味的怀抱里起床后的得到一个甜腻的晚安吻,习惯了吃完饭时有人替吃不想吃的蔬菜沙拉,习惯了闻着花房里的花香躺在Steve的大腿上小腹上趴一只胖胖的花猫边被摸头边睡午觉的感觉,也习惯了晚睡前Steve才洗完澡时清新的香气混着他本身的味道伴他入睡的感觉。

 
 

他认为爱情就是这样,一种不加修饰的习惯,习惯身边有他的每天。

 
 

Bucky去图书室找书时碰上了Steve和那个很漂亮的女性Omega交谈甚欢的场景,他手中的书撒了一地发出哗啦的声响。

 
 

两人被声响吵到后扭头,Steve连忙从座位上起来去帮Bucky捡书,那位Omega也起身帮忙,捡好书后Steve才想起来和Bucky介绍这位客人。

 
 

“Bucky,这是Peggy我的战友。”

 
 

“很高兴见到你,Steve经常和我提起你呢!”

 
 

Peggy伸出没捧着书的右手,笑的很好看,她的嘴唇和洁白如瓷的牙齿都能让一个男人为她神魂颠倒,Bucky愣了一下,然后慢慢伸出右手握住了那只属于女性的,纤细洁白的手。

Steve笑了笑,帮Bucky接过了厚厚的书,顺便把Peggy的那叠也放来了上去,

 
 

“那我先和Peggy逛逛,顺便帮你把书放卧室了

。”

 
 

“Steve...”

 
 

Bucky刚想说些什么,Steve已经抱着厚厚的书和Peggy肩并肩走出了房间,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太刺眼了。

 
 

Bucky觉得阳光照的眼睛疼,心里也像是被太阳暴晒过,干涩,滚烫。

 
 

晚上有一个舞会在大厅里,当天空变成渐变色,无数的繁星迫不及待的闪耀在夜空里时舞会

开始了。

 
 

大厅里的女士们穿着华丽的蓬蓬裙,裙摆拖在地上也丝毫不介意,面带桃红的腼腆的笑着和一旁身穿西装的男士说着。

 
 

Bucky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拖来的外人,Steve和他的战友们交谈着,时不时爆发出来的笑声让气氛活跃了起来,一旁的Peggy画的妆不是很浓但却突出了她作为一名女性Omega的面容之精致,而Bucky却没什么打扮,作为一名男性,从根本上来说他羞于作为一个只能在他人身下承欢的Omega,更不要提什么打扮了,唯一被允许的就是Steve为他扎到脑后的长发。

 
 

乐队演奏着不知名的好听曲子,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那些人聊到了往事时说着以前Peggy喜欢过Steve的时候Peggy笑了笑而Steve却一脸诧异的紧了紧挽着Bucky的胳膊。

 
 

“要知道,那个时候整个军队的士兵都暗恋着这位女特工呢!当我们知道这件事的时候...”

 
 

“我想你应该闭嘴了Paul士兵,小心我让你负重跑二十圈。”

 
 

Peggy的脸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柔和,战友被这句话逗乐了都纷纷笑起来,Paul则是大着嗓门说着:是的长官!

 
 

Bucky有些诧异也有点心塞,提出了要去外面透透气并拒绝了一起陪同的Steve后,一个人走进了大厅旁的小露台,关上彩色玻璃的门后他整个人像是垮了一样无力的靠在露台上的大理石围栏上。

 
 

今晚不是很冷,晚风吹在脸上是温的带着冷气,Bucky没去理那些被风吹起的头发。他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也许在这个大陆上可以看见银河也说不定,谁叫它是上帝心尖上的地方,他爱这片土地的分量要是能分他一点就好了,Bucky这么想着靠在围栏翻了个身,面对着城里通明的灯火他竟会觉得疲倦,于是他开始考虑Steve的事。

 
 

也许是因为安静和夜风的作用,冷静点后Bucky觉得,婚都结了,自己也被他标记了,想到Steve的蓝眼睛看着他时他的眼睛里快溢出来的爱意,他觉得不被那些杂念打扰,Steve是爱着他的。

 
 

他并没想到,婚可以离,一个Alpha一生可以标记许多Omega,眼神可以伪装,就正如他满怀欣喜的推开彩色玻璃门打算去找Steve,却看见他在和Peggy共舞时,觉得也许Steve没有他想的那么爱他。

 
 

十四.Come back〔回来〕

 
 

Bucky几乎是呆在那里看着Steve和Peggy跳着舞,昏黄的灯光染发出暧昧不明的气氛,Bucky觉得他最担心的事也许出现了,也许他该离开了。

 
 

他像是逃一般无声无息的走出了大厅,关上门隔开那些灯光和气息,迎面的夜风像刀一样割在他的脸上。

 
 

Bucky回到卧室的时候,空荡的卧室安静且冰冷的让他害怕。记忆中也是一次舞会,那次的夜晚Steve和他在这张床上,这又是一次舞会,他却一个人逃荒一样像个散架的人偶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透明的灯火,眼睛有点涩涩的感觉。

 
 

这是一个被上帝宠爱的地方,这是即便到夜晚也热闹的地方,这是一个他想去爱的地方,这里有他敢爱不敢言的人,他像太阳他像冬天平凡的雪花。

 
 

Bucky觉得自己也许只是应该一个人静静,他套了一个深灰的斗篷,不好看却保暖。

他并没有选择带那么多的金币,反而多带了一些银币和铜币,小小的口袋塞的鼓鼓的,准备好后Bucky想来想去还是留了张字条,我想出去逛一圈。写完后Bucky想了一会儿补了句,会回来的。

 
 

城堡的门大开着迎接来自各国的贵族,门口的士兵们喝着酒聊着最近自己身边的女人是如何对自己着迷,当他们讨论到国王和王后时明显降低的分贝和夸张的面部表情就像他们说的确有其事一样,Bucky从城门溜出去的时候那个大鼻子的士兵正好讨论到了他,

 
 

“王后的母亲是个女巫!”

 
 

士兵以醉酒的人以为的最小的声音瞪大了眼睛和周围的士兵说着,

 
 

“不会吧?”

 
 

“哼,我就说King怎么会看上他,一定是他下了巫术!”

 
 

“呸,女巫没一个好东西,何况她们的儿子!”

 
 

“我猜他的左手应该是施法被人发现,给砍掉了吧!”

 
 

士兵们大声嚷嚷着,火堆旁的紧裹大衣的士兵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们小点声,Bucky只是捏紧了拳头,悄悄溜了出去。

 
 

他的过去像块烙痕,而且在身上最明显的位置,每个人都讨论着,没人知道那有多痛,没人在乎那有多痛。

 
 

Bucky找了家人较少的酒馆,老板万般无聊的擦拭着酒杯,打量着一言不发喝着酒的Bucky。

 
 

酒精是公平的,它可惜让每个人暂时忘记那些伤心的事,但它并不是永久的。

 
 

老板也许是看不下去Bucky这样毫无章法的猛灌烈酒,第四杯的时候还是试探性的问了句,

 
 

“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开心?”

 
 

“...如果你配不上你喜欢的人你会怎么办?”

 
 

也许是酒精的魔力,Bucky抬起头来红红的眼角,灰蓝的眼睛像马上会哭出来一样看着老板那双被这个世界的险恶折磨的麻木的眼睛中一丝的善意,也许是装出来的,但Bucky不介意,他现在急切的需要一个人来像个树洞一样听他述说。

 
 

“哦,亲爱的,如果那人也爱你的话干嘛要在意这么多呢?只要相爱就好了啊。”

 
 

老板笑起来脸上的皱纹让他的话看起来像是一句句人生的哲理一样令人思索,Bucky低下了头,想着老板的话。

 
 

是啊,他干嘛要在意这么多,他怕自己不堪的过去配不上美好的Steve,配不上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但是Steve不在意,他笑着接受了这样残缺的自己,那他还在意什么,Steve是爱他的。

老板见Bucky低着头不说话,刚想再说什么Bucky却已起身,墙上挂着的钟表时间已经过了午夜,Bucky想回去告诉Steve他有多爱他,想听他告诉自己他有多不在乎自己的出身,Bucky丢了一枚金币在桌子上,几乎是快步走出了酒馆,老板用牙咬着金币确定着真伪。

 
 

Bucky从大门溜回去的时候那群士兵已经酩酊大醉,歪七扭八的躺着,大厅里的舞会散了,香槟和蛋糕混杂着的甜腻气息让Bucky体内的酒精像火一样烧着。

 
 

Bucky小心的打开房门时,Steve正躺在床上,奇怪的是那张床竟显得这么大,Steve紧紧抱着他的枕头,头埋在枕头里看不清表情,蜷缩的姿势让Bucky觉得眼睛和鼻子都像几天没喝过水一样酸涩,眼泪在打转。

 
 

Bucky脱下了身上的灰色斗篷随手搭在一边的椅子上,一只手把他拉入了一个大大的怀抱,Steve亲吻着他的后颈说着,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就知道...”

 
 

语气里是藏不住的信任,Bucky觉得自己很坚强,母亲第一次带他去见父亲的坟墓时他没哭,看见母亲的骨灰时他没哭,被砍掉左手的时候他没哭却在一小节木头上留下了深深的牙印,但现在他却因为Steve的一个拥抱流下了眼泪,也许是因为他对自己的信任,也许是因为他爱着自己,也许是因为他对于伤害这个男人心中的不安和对他过于猜忌的自责,但总的来说他爱着Steve,而Steve也恰好如此,这就够了。

 
 

Bucky转身抱紧了Steve,浓浓的鼻音说着,

 
 

“我回来了,不会离开了。

「 I'm back, would never leave. 」”

 
 

十五.See〔看见〕

 
 

Bucky在一个有力的怀抱里醒来,翻个身就能看到Steve那张已经睡醒带着笑意的脸,尽管说过很多次但Steve依旧是执意要抱着他睡让Bucky觉得很无奈却又有说不出的满足,舞伴的事他是在Steve的怀里听他解释的,他被月光照的发亮的蓝眼睛像Bucky经常见到的Hydra教堂里那面大彩色玻璃上最蓝的一块,他没有理由不相信这个人。

 
 

Steve坚持在洗漱完后才给早安吻,因为怕Bucky嫌弃他的原因,每早Steve都会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垂头丧气的去刷牙,然后刷完后再兴高采烈的回来啃Bucky,Bucky觉得他肯定在Steve的头上看到了竖起来的耳朵和背后那条摇摇晃晃的狗尾巴。

 
 

早餐依旧是那么精致,Steve的占有欲几天来从未减弱过,上次因为Bucky捡叉子时碰到了也想去捡叉子的女仆的手,即使对方是个

Bate,Steve还是很不耐烦的盯着她,喉咙里发出小小的咕噜声,所以Bucky现在把位置挪到了Steve的旁边,不得不说没有了那长的吓人的餐桌阻挡着两人,Steve的占有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早饭过后Rumlow大摇大摆的走进书房搬了个凳子坐在了在阳光正好的地方看书的两人中间,Steve觉得很烦躁,不满意的盯着Rumlow和Bucky,盯的Rumlow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嘿,放松,别盯着我,我特么又不是什么丰乳肥臀的美妞,还有我就是想问你们什么时候去趟Hydra。”

 
 

“Hydra?干嘛要去...”

 
 

“这是礼仪男孩儿们,别告诉我你忘了你来之前背的那一张密密麻麻的纸条的事儿了。”

 
 

Rumlow打断了Bucky的问话,Bucky突然想起来他们早就错过了按照老规矩回Hydra的时间,求助般望向Steve,Steve却做了个毫不知情的样子,Bucky第一次痛恨自己不记事儿的习惯,那群大臣又该有话茬说他了。

 
 

他们几乎是立即就出发了,因为不住太久,一辆马车载着一切,Rumlow却觉得坐马车那么娘的事儿他这个大老爷们才不会干,骑着那匹瘦却精壮的黑马慢悠悠的走在马车旁,时不时望着马车里靠在Steve肩膀翻着书等他剥好橘子的Bucky,妈的,今天太阳真大。暗骂了一句后Rumlow哆嗦了一下。

 
 

大概是走到一半Rumlow突然想到了什么,叫停了队伍,下了马打开了马车的车门对Steve说,

 
 

“不介意把Bucky借我用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Steve想说不!他从未如此渴望过这个选项,但对上Bucky的视线时他像个做错事的小孩灰溜溜的下了马车,Rumlow拍了一把他的肩膀说,

 
 

“这才是我的大男孩”

 
 

Steve发誓这匹马简直就是马版的Rumlow,因为他刚准备上马,那匹马就安慰他一般扭头看了他一眼,虽说是安慰但Steve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看到一丝戏谑。

 
 

Rumlow看着Steve垂着脑袋乖乖上了马的模样可以让他笑一个星期了,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事要办。

 
 

几乎是在Rumlow关上马车门的时候Steve就开始透着那块方玻璃盯着车内的反应。

 
 

Rumlow坐在了Bucky的对面,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小小的怀表,复杂华丽的花纹让Bucky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是...你母亲的东西,老东西让我给你的,不知道怎么了他最近有点想以前了,他觉得挺对不起你们母子的。”

 
 

Bucky接过怀表,手指在花纹上打着转,花纹带来凹凸的感觉让他觉得意外的安心,他想到了很多,类似于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然后他突然想到了那个人,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叫爸爸的男人,那个眼睁睁看着自己妻子被烧成灰的男人。Bucky的眼睛里的明亮渐渐隐去

,取而代之是一些黑暗且不堪入目的东西。

 
 

“听着,不管怎么说,他是在意你的, 我从来没见到过他为了找一块破旧的怀表翻遍了半个王宫的落魄样,你赢了,孩子。”

 
 

Rumlow拍了拍Bucky的肩膀,笑着说,Bucky也许赢了,但他并不高兴,说不出来的感觉,他紧紧的握住那支怀表低着头不说话,

 
 

“哦操,这个操蛋的车夫,回去我一定要打他的屁股!”

 
 

Rumlow明显被坑洼道路带来的摇晃显得很不满意。

 
 

在离Hydra还有一片森林的时候空气的温度降了下来,车夫下了马车,从后面好心的拿出一早准备的厚斗篷,那些用动物皮毛做成的内面很实用于Hydra的冬天。

 
 

Rumlow从马车里骂骂咧咧的走了下来,

 
 

“我就说马车那娘唧唧的东西不适合我,我来了美人,想我没?”

 
 

后半段话很明显是他对马说的,那匹马居然应和着蹭了下Rumlow,刚下马的Steve想立刻就坐到自己Omega的身边,他看着Bucky把玩着手上的物件,过长的头发遮挡住那张若隐若现的写着悲伤的脸,他想抱住Bucky告诉他没事的,不管是什么事都会好起来的。

 
 

Steve坐到了Bucky的旁边,Romlow瞥了他们

一眼,低头继续调整着缰绳的长度,Bucky几乎是在Steve坐到身旁关上门的一瞬间就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贪婪的吸食着属于Steve像阳光一样的Alpha气息,Steve轻握着Bucky的手,Bucky把怀表塞到了Steve的手心中,Steve打开了怀表,才换的表面光滑明亮,秒针慢慢的走着,表盖上的古老照片中的女人和孩子笑的灿烂,像在讲述一个很遥远的故事,但这个结局并不好。

 
 

Steve认得那个孩子,小时候的Bucky,旁边的女人应该是Bucky的母亲了,合上表盖,搂紧了怀中的Bucky。

 
 

Steve知道母爱的感觉却和Bucky一样,对父爱太缺乏。

 
 

在他小时候同龄的孩子都要比他高大的多,但能干的母亲却让父亲不得不在意这个瘦弱的孩子而去讨好母亲,母亲出席各种舞会,见各式各样的人,母亲从很小就开始替Steve的以后打算,不得不说她是个精明的女人也是最后的赢家,Steve很小的时候学会的那些礼仪和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他学会了怎么和别人打交道,不管在情场还是政场都很吃得开,他和母亲来Hydra的时候他还是个小不点,在码头和母亲走散的他迷迷糊糊走在大街上,他从不知道雪能下这么大。

 
 

他在小巷子里被几个坏孩子围住了,

 
 

“嘿,你看这是谁家的富家少爷啊?”

 
 

“来到这里了你就别想离开!”

 
 

“看他的衣服应该很有钱吧?”

 
 

Steve觉得有人在拉扯他的衣服,他想反抗却被按住,

 
 

“你还敢动!”

 
 

“看样子挺倔的,打一顿再拿钱吧!”

 
 

“住手!你们这群死小孩!”

 
 

Steve睁开眼睛,巷口的黑发男孩拦住了那群人,Steve蜷缩着靠在墙边,那个孩子和他们打了一家,险胜,眼角有一点血迹,手肘也有点淤血,

 
 

“出来吧,他们都走了”

 
 

男孩试着掀开Steve的斗篷,看到斗篷下金色的小脑袋和在蓝色大眼睛里打转的眼泪之后笑了出来,Steve不太开心的看着男孩,男孩笑了一会儿,被踹了一脚的肚子有点发疼便揉了揉肚子。

 
 

“我叫Bucky,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小家伙。”

 
 

男孩揉了揉Steve的头,金属的左臂被他藏在身后,男孩走的很快,头也没回,Steve从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男孩在巷子旁的教堂里领每

天免费的面包。

 
 

Steve缓过神的时候已经进了城,Hydra大雪,却难得的有太阳。

 
 

到了宫殿后Steve并没有和Bucky先去见Pierce而是在城里转悠着。

 
 

“带我去看看你们这里的教堂?”

 
 

“?”

 
 

Bucky被半天不说话的Steve突然冒出的句话弄得很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

 
 

教堂不大却很醒目,看到门口发放免费的面包时Bucky明显愣了一下,睁大了眼睛看着排队领取面包的那些孤儿院的孩子们,Steve也察觉到了Bucky的走神,拉着他走到了小巷子口,

 
 

“你还记得这里吗?”

 
 

Bucky瞪大了眼睛在他少的可怜的记忆里,他想起来了,那时的那个小金毛Alpha。

 
 

Bucky抱住了Steve,整个人都要挂上去的那种抱,Steve满意的把Bucky微微举高让他只有脚尖勉强碰着地面,

 
 

“我那个可爱的小金毛哪里去了?”

 
 

“他一直都在呢”

 
 

Bucky吻了他,阳光穿过小巷照在他们脸上。

那个太阳看见那片雪花了。

 
 

十六.Marry you〔娶你〕

 
 

Steve和Bucky走在被扫过雪却还是冷冰冰的石子路上,他们的手心因为彼此的体温流出了细小的汗珠,但他们依然拉着对方,就好像对方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走回宫殿,Bucky的脸带着微红,红像触手蔓延到耳尖。

 
 

Pierce像准备好的那样端着红酒杯,优雅绅士的模样掩盖不了他脸色的狼狈和最近消瘦的身材。

 
 

“为什么这么久才来?”

 
 

Pierce晃着红酒杯,审视着Steve和Bucky,一丝不苟的姿态让Steve觉得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他刚想解释,Bucky便开了口,

 
 

“鉴于你对于我和母亲做的事我本不想来见你,Steve劝了我很久我才答应回来的。”

 
 

无意外的,听到从Bucky口中说出母亲二字之后的Pierce晃酒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才继续。

 
 

“...回来就好,对于你母亲的事我很抱歉,带着Steve好好看看这里的风景吧,Hydra虽然比不上那里好,但这里的雪景独一无二,玩的愉快。”

 
 

没有争执和嘲讽的话语,Bucky看了Pierce一会儿,是啊,他没有年轻的资本了,他也不想争什么了。

 
 

Steve想说什么,Bucky拽着Steve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回到安排的房间,Bucky以前住的房间,床是重新做的,墙上的壁画也是新补的,讲述的故事却是旧的,床头摆放的玩具火车是Pierce第一次见Bucky时送他的,没有灰尘的房间像是有人常住,但空荡的感觉却让人害怕,壁炉里的火花在跳跃,从烧着的木柴上跳下来结束它的一生,乾脆的木柴被烧着时啪啪的声响就像是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有细小的回声一样。

 
 

Bucky躺在才做好的大床上,这张床足够大够容纳他和Steve,却不够大去容纳他的感情。

 
 

“Steve..”

 
 

Bucky把头闷在被单里说着,Steve坐在床边摸着Bucky略长的头发,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我是不是应该放下过去好好过日子了?”

 
 

“你早该这么做的亲爱的。”

 
 

Steve有点出乎意料的听到Bucky的问句后几乎是宠溺的笑着,

 
 

“...”

 
 

Bucky没有回应他,而且头压低了着,Steve好心拿来的枕头被Bucky接纳了,枕了一会,柔软的枕头却让他有种不踏实的感觉,伸手把枕头丢到一边后大大咧咧的枕上了Steve的大腿,仰着脸盯着一家Alpha一脸的温柔样。

 
 

Steve觉得自己绝对中了魔咒,他在看到Bucky眼角被照亮的几滴几乎不可见的眼泪后轻吻了Bucky的眼角,柔软的舌头划过眼角舔舐掉了那些泪珠,Bucky被他的突袭先是本能的推开,可推开的手停在半空中换了个姿势变成了搂住Steve加了一个深吻的姿势。

 
 

壁炉里柴火的咔啪声和床上隐晦的水声交应着,这个吻的时间很长,长到分开时两人除了喘气说不出话来。

 
 

吻后Bucky抱着Steve谈了自己以前的事儿,如果说以前和Steve讲的话里有明显的不满和怨念,那么这次的对话就是平静且公正的叙述着Bucky记忆里的一切。

 
 

他不知道怎么表达他和Pierce的感情,如果以前是仇恨和怨念的交织那么现在的一切冲淡了他的印象,时间太久了,经历的事也太多了,他至少没有像个老鼠一样死在不知名的小巷子里这点他要感谢Pierce。

 
 

Bucky吃晚饭时一直注视着盘中的牛排,Pierce则聊着他听不懂的国事,有时提到他时,Bucky会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俩然后继续吃着牛排。

 
 

晚饭的气氛很尴尬,Pierce用眼神示意Steve晚饭后陪Bucky聊聊天,晚饭后Steve在走廊上先被Bucky拉住,刚想开口问怎么了,Bucky小声的说着,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于是现在Steve看着Bucky熟练的取出存放杂物的房间的钥又熟练的拿到了被乱物遮挡住的梯子又熟练的翻过Hydra宫殿旁一扇看起来较矮的城墙时Steve对于之前Bucky的翻墙逃走的行为表示了理解,在一墙外的Bucky模糊不清的催促声中Steve爬着梯子翻了过去。

 
 

用Bucky绑好的绳子下来后Steve看到了

Bucky和他身后一看就很大的森林。

 
 

Steve皱了皱眉,他以前在和父亲出去狩猎时走丢过,森林对他来说不好的阴影还在,他刚想劝阻Bucky,却被一家Omega拉住了手笑着带往森林深处,Steve也笑了,和Bucky在也许没什么地方是不好的。

 
 

这片森林不算大,却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他们的谈话可能会惊动书上熟睡的鸟儿,Steve听见鸟儿振翅的声音,Hydra奇异的花朵在夜里绽放,Steve闻到花的香味,萤火虫窜行在森林里和草丛中,Steve看见这些小家伙照亮了他们不知终点的路途。

 
 

“你喜欢星星吗?”

 
 

拉着Steve的Bucky头也不回的问着,突然的开口让Steve有点不知所措。

 
 

“喜欢。”

 
 

“那你一定喜欢这里!”

 
 

Bucky像是把他带到了一个悬崖边上,脚下的城镇的灯汇集成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光点,亮着。

 
 

Steve抬头,满天的星星闪耀着,像被人撒在黑色地毯上的钻石,闪耀着它独特的光泽。

 
 

“今天是Hydra冬季的晴天,所以我就想着带你来看看,喜欢吗?”

 
 

Bucky的眼睛里有像小孩炫耀自己发现的宝藏时的明亮光泽,Steve的心暖暖的,嘴角也莫名上扬着,从口袋里掏出他一直想给Bucky的东西,两颗用Hydra的宝石制造的钻戒,一颗深蓝一颗淡蓝,古老的咒语刻在戒指的外围,关于爱情的咒语好像再多也不够。

 
 

“我的天哪,你居然把它们带出来了...”

 
 

Bucky吃惊的盯着Steve,看着他把淡蓝用Bucky的手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把深蓝的那枚却丝毫不担心它会被捏碎一般塞进了Bucky的左手心,轻吻了Bucky。

 
 

轻轻的一吻没有多余的情欲只是关于爱情。

 
 

“你好像...还没和我求过婚”

 
 

就这鼻子对鼻子的姿势Bucky笑着对Steve说着,Steve也笑了起来说

 
 

“那么,先生,你愿意成为我的合法丈...”

 
 

“我愿意”

 
 

“我还没说完呢”

 
 

Bucky用一个深吻融化了Steve的埋怨。

 
 

星辰见证了他们的故事,那些故事关于他们爱对方有多深。

 
 

Liebe IST, wenn du meine augen so warm Wie der Sonnenschein, am nachmittag.

[爱是你看我时目光温暖如午后阳光。]

 
 

-END-

 
评论
热度(93)

© gigi | Powered by LOFTER